广告区域

广告区域

首页原创文集正文

推荐一下名家散文作品

admin原创文集2023-12-25 15:26:4420

推荐几本好看的散文书?

1、《贾平凹散文选》作者:贾平凹贾平凹的大部分散文都闪烁着哲理的火花。

这种哲理多出自作家生活的体验和感悟,而非前人言论的重复,哲理的诠释过程也就是文章的重心,极富情致和个性。

这些作品在简短的篇幅中,既没有玄奥的言词,也没有空洞的说教,只是以一个经历者的身份讲述一个个富有哲理的故事。

娓娓动听,从容不迫,决不自以为是,不炫耀、不张扬。

2、《汪曾祺散文》作者:汪曾祺汪曾祺的散文不追求玄奥的内旨,而是以平淡质朴,娓娓道来的清新自然取胜,如雨后泥土的隽永芬芳。

3、《雅舍小品》作者:梁实秋外面的世界再精彩又怎样?我要追求属于自己的那份心灵的闲适;
别人的是非再激烈又如何?我当追求属于自己的精神的宁静。

梁实秋的这部散文,于柴米油盐的描摹中,琴棋书画的探讨中,于清雅诙谐的文字中,吐露出无尽的悠然和智慧。

散文书籍排行榜前十名

《存在与时间》《纯粹理性批判》《理想国》《林中路》《西方哲学史》《中国哲学史》《悲剧的诞生》《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》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《存在与虚无》。

1、《存在与时间》。

作者:马丁海德格尔。

《存在与时间》这本书批判了自柏拉图、亚里士多德以来把哲学当成知识,把存在当作存在者来研究的传统,对于此后的很多哲学家产生很大影响豆瓣评分高达9.7。

2、《纯粹理性批判》。

作者:伊曼努尔康德。

《纯粹理性批判》是世界十大哲学名著之一,出版于1781年,这本书推翻了旧形而上学的统治,是哲学史上的哥白尼革命,与《实践理性批判》和《判断力批判》并称为康德的三大批判。

3、《理想国》。

作者:柏拉图。

《理想国》是柏拉图创作的一本哲学对话体著作,以关于国家的管理为主题,论述对于理想国的构建治理,博大精深,涉及多个领域,是十大经典哲学书籍排行榜中的第三位。

4、《林中路》。

作者:马丁海德格尔。

《林中路》被视为现代西方思想的一部经典作品,其中第一篇《艺术作品的本源》是海德格尔做的几次演讲,当时就激起了现场听众的狂热兴趣,被称为轰动一时的哲学事件。

5、《西方哲学史》。

作者:伯特兰罗素。

《西方哲学史》是英国著名的哲学家、数学家罗素创作的对西方哲学发展史的讲述,书中全面的介绍了从古希腊罗马时期一直到20世纪中叶西方哲学的发展。

6、《中国哲学史》。

作者:冯友兰。

《中国哲学史》是第一部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,采用了西方哲学的形式来阐述我国哲学思想,是对现代中国影响最大的哲学史著作,是十大经典哲学书籍排行榜中的第六位。

7、《悲剧的诞生》。

作者:尼采。

《悲剧的诞生》是尼采第一部较为系统的美学和哲学著作,其中不仅对希腊的艺术做出来美学的讨论,而且包含自己对于很多哲学问题的思考和对生命意义态度。

8、《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》。

作者:叔本华。

《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》阐述了叔本华唯意志主义的哲学观,是叔本华仅仅28岁时的著作,本书对尼采、瓦格纳、托玛斯曼甚至存在主义的哲学名作都有影响。

9、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。

作者:尼采。

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是尼采创作的散文诗体哲学著作,通过超人查拉图斯特拉之口宣讲未来世界的启示,在世界哲学史和诗歌史上均占有独特的不朽的地位,是十大经典哲学书籍排行榜中的第九位。

10、《存在与虚无》。

作者:让保罗萨特。

《存在与虚无》以现象学存在精神分析的方法描述了自由的伦理意义,拥有、作为、存在是全书最重要的部分,是一部关于存在主义的代表作。

名家的散文精选

  豁然开朗   丰子恺   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

你若恨,生活哪里都可恨。

  你若感恩,处处可感恩。

你若成长,事事可成长。

  不是世界选择了你,是你选择了这个世界。

  既然无处可躲,不如傻乐。

  既然无处可逃,不如喜悦。

  既然没有净土,不如静心。

  既然没有如愿,不如释然。

  冰心的闲情   弟弟从我头上,拔下发针来,很小心的挑开了一本新寄来的月刊。

看完了目录,便反卷起来,握在手里笑说:“
莹哥,你真是太沉默了,一年无有消息。


  我凝思地,微微答以一笑。

  是的,太沉默了!然而我不能,也不肯忙中偷闲;
不自然地,造作地,以应酬为目的地,写些东西。

病的神慈悲我,竟赐予我以最清闲最幽静的七天。

除了一天几次吃药的时间,是苦的以外,我觉得没有一时,不沉浸在轻微的愉快之中。



庭院无声。

枕簟生凉。

温暖的阳光,穿过苇帘,照在淡黄色的壁上。

浓密的树影,在微风中徐徐动摇。

窗外不时的有好鸟飞鸣。

这时世上一切,都已抛弃隔绝,一室便是宇宙,花影树声,都含妙理。

是一年来最难得的光阴呵,可惜只有七天!黄昏时,弟弟归来,音乐声起,静境便砉然破了。

一块暗绿色的绸子,蒙在灯上,屋里一切都是幽凉的,好似悲剧的一幕。

镜中照见自己玲珑的白衣,竟悄然的觉得空灵神秘。

当屋隅的四弦琴,颤动着,生涩的,徐徐奏起。

两个歌喉,由不同的调子,渐渐合一。

由悠扬,而宛转;
由高吭,而沉缓的时候,怔忡的我,竟感到了无限的怅惘与不宁。

小孩子们真可爱,在我睡梦中,偷偷的来了,放下几束花,又走了。

小弟弟拿来插在瓶里,也在我睡梦中,偷偷的放在床边几上。



开眼瞥见了,黄的和白的,不知名的小花,衬着淡绿的短瓶。



原是不很香的,而每朵花里,都包含着天真的友情。

  终日休息着,睡和醒的时间界限,便分得不清。

有时在中夜,觉得精神很圆满。



听得疾雷杂以疏雨,每次电光穿入,将窗台上的金钟花,轻淡清澈的映在窗帘上,又急速的隐抹了去。

而余影极分明的,印在我的脑膜上。

我看见“
自然”
的淡墨画,这是第一次。

  得了许可,黄昏时便出来疏散。

轻凉袭人。

迟缓的步履之间,自觉很弱,而弱中隐含着一种不可言说的愉快。

这情景恰如小时在海舟上,—

我完全不记得了,是母亲告诉我的,—

众人都晕卧,我独不理会,颠顿的自己走上舱面,去看海。

凝注之顷,不时的觉得身子一转,已跌坐在甲板上,以为很新鲜,很有趣。

每坐下一次,便喜笑个不住,笑完再起来,希望再跌倒。

忽忽又是十余年了,不想以弱点为愉乐的心情,至今不改。

  一个朋友写信来慰问我,说:“
东波云‘
因病得闲殊不恶’
,我亦生平善病者,故知能闲真是大工夫,大学问。



如能于养神之外,偶阅《维摩经》尤妙,以天女能道尽众生之病,断无不能自己其病也!恐扰清神,余不敢及。


因病得闲,是第一慊心事,但佛经却没有看。

  一九二二年六月十二日   冰心的图画    信步走下山门去,何曾想寻幽访胜?转过山坳来,一片青草地,参天的树影无际。

树后弯弯的石桥,桥后两个俯蹲在残照里的狮子。

  回过头来,只一道的断瓦颓垣,剥落的红门,却深深掩闭。

原来是故家陵阙!何用来感慨兴亡,且印下一幅图画。

半山里,凭高下视,千百的燕子,绕着殿儿飞。

城垛般的围墙,白石的甬道,黄绿琉璃瓦的门楼,玲珑剔透。

楼前是山上的晚霞鲜红,楼后是天边的平原村树,深蓝浓紫。

  暮霭里,融合在一起。

难道是玉宇琼楼?难道是瑶宫贝阙?何用来搜索诗肠,且印下一幅图画。

  低头走着,—
首诗的断句,忽然浮上脑海来。


四月江南无矮树,人家都在绿阴中。


何用苦忆是谁的著作,何用苦忆这诗的全文。

只此已描画尽了山下的人家!   贾平凹的在米脂   走头头的骡子三盏盏的灯,   挂上那铃儿哇哇的声   白脖子的哈巴朝南咬,   赶牲灵的人儿过来了;
  你是我的哥哥你招一招手,   你不是我的哥哥你走你的路。

  在米脂县南的杏子村里,黎明的时候,我去河里洗脸,听到有人唱这支小调。

一时间,山谷空洞起来,什么声音也不再响动;
河水柔柔的更可爱了,如何不能掬得在手;
山也不见了分明,生了烟雾,淡淡的化去了,只留下那一抛山脊的弧线。

我厂在石头上,醉眼暖俄,看残星在水里点点,明灭长短的光波。

我不知这是谁唱的。

三年前,我听过这首小调的唱片,但那是说京腔的人唱的,毕竟是大洋了;
后来又在西安大剧院听人唱过,又觉得舒扬有余,神韵不足。

如今在这么一个边远的山村,一个欲明未明的清晨,唱起来了,在它适应的空间里,味儿有了,韵儿有了。

  歌唱的,是一位村姑。

在上岸的柳树根下,她背向而坐;
伸手去折一枝柳梢,一片柳叶落在水里,打个旋儿,悠悠地漂下去了。

  这是极俏的人,一头淡黄的头发披着,风动便飘忽起来,浮动得似水中的云影,轻而细腻,倏忽要离头而去。

耳朵一半埋在发里,一半白得像出了乌云的月亮。

她微微地斜着身子,微微地低了头,肩削削的,后背浑圆,一件蓝布衫于,窕窕地显着腰段。

她神态温柔、甜美,我不敢弄出一点响动,一任儿小曲摄了魂去。

  这是一首古老的小调,描绘的是一个迷人的童话。

可以想象到,有那么一个村子,是陕北极普遍的村子。

村后是山,没有一块石头,浑圆得像一个馒头,山上有一二株柳,也是浑圆的,是一个绿绒球。

山坡下是一孔一孔窑洞,窑里放着油得光亮的门箱,窑窗上贴着花鸟剪纸,窑门上吊着印花布帘,学儿在崖畔上啃草,鸡儿在场捻上觅食。

从门前小路上下去,一拐一拐,到了河里,河水很清,里边有印着丝纹的石子,有银鳞的小鱼,还有蝌蚪,黑得像眼珠子。

少妇们来洗衣,一块石板,是她们一席福地。

衣服艳极了,除在草地上,于是,这条河沟就全照亮了。

  有那么一个姑娘,该叫什么名字呢2 她是村里的俊仁者。

父母守她一个,村里人爱她,见过她的人都爱她。

她家在大路口开了个饭店,生意兴旺。

进店的,为了吃饭,也为着见她。

她却最是端庄,清高得很,对谁也不肯一笑。

  姑娘有姑娘的意中人,眼波只属于清风,只属于他。

他是后山的后生,十八或者二十岁,每天要从这里路过去县上赶脚。

进得店来,看见她,粗茶淡饭也香,喝口凉水也甜,常常饥着而来,呆会儿便走,不吃不喝也就饱了。

她给他擀面,擀得白纸一张,切面,刀案齐响,下到锅里莲花转,捞到碗里一窝丝。

她一回头,他正看她,给她一笑,她想回他个笑,但她却变了脸。

他低了头,连脖子都红了,却看见了桌布下她露出的两只鞋尖。

她看出他的意思了,却更冷了脸儿,饭端上来,偏不拿筷子。

他问;
她说:“
在筷笼,你没长手?他凉了心,吃得没味,出去了。

她得意地笑,终又恨他。

骂他‘
肩头’


  他几天竟不来了,她坐在家里等。

等得久了,头也懒得梳,她说:“
不来了,好!却哭了。


  一天却听见门外树上的喜鹊叫。

她走出来,却是他在用石子打那鸟儿。

她愣了,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
他瞧着她喜欢,向她走来,她却又上了气:“
为什么打鸟?”

我恨!恨鸟儿?”

它住在这里。



那碍你什么了?”

也恨我。



恨你?”

恨我不是鸟儿!”
她想了想,突然笑了。

他一看她,她立即面壁不语。

他向她走近来,她却又走了,一直走到窑里。

只想他会一挑帘儿进来,回头一看,他没有进来,走出窑看时,他却走厂,边走边抹着眼泪。

  她盼他再来。

再盼他来。

他却再包没来。

每大赶脚人从门口来往:三头五头的骡子,头上缠着红绸,绸上系着铜铃,铜铃一响,她出门就看,骡子身上架着竹筐,一边是小米、南瓜、土豆,一边是土布、羊皮、麻线,他领头前边走,乜她一眼,鞭儿甩得叭叭地响,走过去了。

  一次,两次,眼睁睁看他过去了,她恨自己委屈了他,又更恨那个他!夜里拿被子堆一个他,指着又骂又捶又咬,末了抱住流眼泪。

等着他又路过了,她看着他的身影,又急切切盼着他能回过头来,向她招一招手…

  小调停了,我却叹息起来,千般万般儿猜想,那后生是招了招手呢,还是在走他的路?一抬头,却见岸那边走来一个年轻人,白牛牛赶了一群羊,正向那唱小调的村姑摇手。

村姑走了过去,双双走到了崖那边的洼地,坐在深深的茅草丛中立了。

茅草在动着,羊鞭插在那里,是他们的卫兵。

  我悄悄退走了,明白这边远的米脂,这贫瘠的山沟,仍然是纯朴爱情的乐土,是农家自有其乐的地方。

  贾平凹的做个自在人   做个自在人—

《中国当代才子书·
贾平凹卷》序   去年,出版社决意要我出版这本书时,我是迟迟地不合作:不提供照片,不提供书与画的作品,甚至不回信。

这样的态度使许多人愤慨了,以为我要傲慢。

不是的,我从来不敢傲慢,之所以学着逃避是觉得作家就是作家,没必要弄出个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的面目来招摇过市。

今年出版社又来了人,我是同意了,因为这套书要出四本的,别人的三本都编好了,单等着这一本,若再不合作,就…

原本是很真诚的,但真诚却要成了矫情,人活着真是难以违背世态啊!   去年四十四岁,今年四十五岁,到了斤斤计较岁数的年龄,足以证明开始衰老了。

从二十岁起立志要作个好的文人,如今编这本书只让人丧气:就那些速成的文字吗,就那些涂鸦般的书与画吗?往日里,也曾在朋友面前夸口:我是预测第一,书法第二,绘画第三,作曲第四,写作第五,那全是什么不行偏说什么好,要学齐白石的,如喝酒夸酒量的醉话。

那年去美国,见到一个诗人,旁边一个作家告诉我:这是在美国人人都知道的著名诗人,但人人都不知道他写了些什么诗。

我当时笑了,心里想,我将来千万不要做这样的作家。

  我也见过一些官人写文章和写文章的官人,在文坛上他是官人,在官场上他是文人,似乎两头特别,其实两头让人不恭的,如果还算有才,也全然浪费了。

一个人的能力会有多少呢,主要地从事一项了,别的项目都是为了这一项而进行的基本修养训练罢了。

嘴的功能是吃饭说话的,当然,嘴也可以咬瓶子盖。

我的那点书呀画呀,甚至琴呀棋呀,算什么呢,如果称之为才子,还真不如称这为歌妓,歌妓还必须是貌美的女子。

  真正的才子恐怕是苏东坡,但苏东坡已经死在宋朝,再没有了。

  我之所以最后同意我出版这本书,也有一点,戳戳我的西洋景,明白自己的雕虫小技而更自觉地去蹈大方。

如果往后还要业余去弄弄那些书法呀,绘画呀,音乐呀,倒要提醒自己:真要学苏东坡,不仅仅是苏东坡的多才多艺,更是多才多艺后的一颗率真而旷达的心,从而做一个认真的人,一个有趣味的人,一个自在的人。

  今早起来,许多人事要联系,去拨电话时却发现往日携在身上的电话号码本丢失了,一时满头闷水,嗷嗷直叫。

要联系的人事无法联系,才突然明白,在现代社会里活人,人是活在一堆数字里的。

那么,属于我的数字是哪些呢?   1997年5月7日   林清玄的阳光的香味   我遇见一位年轻的农夫,在南方一个充满阳光的小镇。

  那时是春末,一季稻谷刚刚收成,春日阳光的金线如雨倾盆地泼在温暖的土地上,牵牛花在篱笆上缠绵盛开,苦苓树上鸟雀追逐,竹林里的笋子正纷纷绽出土地。

细心地聆听植物突破土地,在阳光下成长的声音,真是人间非常幸福的感觉。

  农夫和我坐在稻埕①旁边,稻子已经铺平摊开在场上。

由于阳光的照射,稻谷闪耀着金色的光泽,农夫的皮肤也染上了一种强悍的铜色。

我在农夫家做客。

刚刚是我们一起把稻子倒出来,用犁耙推平的—

也不是推平,是推成小山堆一般,一条棱线接着一条棱线,这样可以让“
山脉”
两边的稻谷同时接受阳光的照射。

似乎几千年来都是这样晒谷子,因为等阳光晒过,八爪耙把棱线推进原来的谷底,则稻谷翻身,原来埋在里面的谷子全翻到向阳的一面来—

这样晒谷子比平面有效而均衡,简直是一种阴阳哲学。

  农夫用斗笠扇着脸上的汗珠,转过脸来对我说:“
你深呼吸看看。


 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缓缓吐出。

  他说:“
你闻到什么没有?”
  “
我闻到的是稻子的气味,有一点香。


我说。

  他开颜笑了,说:“
这不是稻子的气味,是阳光的香味。


  阳光的香味?我不解地望着他。

  那年轻的农夫领着我走到稻谷中间,伸手抓起一把向阳一面的谷子,叫我用力地嗅,稻子成熟的香气整个扑进我的胸膛;
然后,他抓起一把向阴的埋在内部的谷子让我嗅,却没有香味了。

这个实验让我深深地吃惊,感觉到阳光的神奇,究竟为什么只有晒到阳光的谷子才有香味呢?年轻的农夫说他也不知道,是偶然在翻稻谷晒太阳时发现的。

那时他还是个大学生,暑假偶尔帮忙,想象着都市里多彩多姿的生活,自从晒谷时发现了阳光的香味,竟使他下了决心留在家乡。

我们坐在稻谷边,漫无边际地谈起阳光的香味,然后我几乎闻到了幼时刚晒干的衣服上的味道,新晒的棉被、新晒的书画的味道,光的香气就那样淡淡地从童年中流泻出来。

自从有了烘干机,那种衣香就消失在记忆里,从未想过竟是阳光的原因。

  农夫自有他的哲学,他说:“
你们都市人可不要小看阳光,有阳光的时候,空气的味道都是不同的,就说花香好了,你有没有分辨过阳光下的花与屋里的花香气不同呢?”
  我说:“
那夜来香、昙花香又作何解呢?”
  他笑得更得意了,“
那是一种阴香,没有壮怀的。


  我便那样坐在稻埕边,一再地深呼吸,希望能细细地品味阳光的香气。

看我那样正经庄重,农夫说:“
其实不必深呼吸也可以闻到,只是你的嗅觉在都市退化了。


  林清玄经典散文精选  冷月钟笛   月色是一把寒刀,森森闪着冷芒。

  有时候,月色的善良温和像一个婉致的少女,而如今,我坐在荒凉而空茫的城垛上,独零零地坐着.月色便仿佛一个老年的海盗。

虽退守到砖墙的角落,他的眼睛犹青青地闪着光.手里还握着年轻时砍钝了的水手刀。

  那把水手刀,长久以来。

在草地上四处游动,把我的胸腹剖开,冷漠的月色夹着古旧的城池猛然涌进我的胸臆,这时即使我静坐着,也不如月亮刚升起时那么安稳了。

  已经很夜很夜了,晚雾从地底慢慢地蒸腾上来。

渐渐把树、砖墙、古炮。

最后把坐在城上最高处的我也吞没了。

  来这个城要经过一个渡津,因为它被三面的海温柔地拥抱着.展延到远方的柏油公路在渡津口戛然而止。

  我到时天空已晚.一位瘦削的老人用·
条小小的竹筏将我渡过海去。

  远远地看见城墙了.夕阳正好垂挂在护城树的树头上,夕阳的橘,晚天的红.树的郁绿,交杂着城墙黯淡的砖色,成为一幅很有中国风情的剪纸画。

  迎头,是沈葆桢的半身铜像,刻写着他在台湾海防史上的不朽证言。

在日本侵略台湾的紧急中,他以一年十一个月的短时间,建造了这个“
使海口不得停泊兵船、而郡城可守”
的城池,这个城与炮台.便成为今天台湾仅存的历史炮台了。

  在月色下看洗葆桢铜像,明暗曲折,竞可以从线条中体会出他的识见与彀力,那是无可取代的威状与魄大了。

我想到.我们永远无法仰见这些壮士的面容。

但是我们随时可以见到他们的重现。

我们走入民间,到处都有关云长的画像,浓正的长眉,丹凤的亮眼,紫红色的面孔,写在脸上不可侵犯的正气,如果我们把关公的五绺长髯去掉,相信就是壮士们的写生了。

他们用生命的狂歌。

为中圆人中国的历史写下“
忠义”
两字。

  月刀下的沈葆桢也有一股关云长的神气浮凸出来。

事实上。

他们的形体并不是最重要的,即使不为他塑像。

后人如我,也能体会到他们与强权抗拒时的虎目含威。

  在壮魄而虎吼有声的中国历史长河中天地英雄气.千秋尚凛然,所有的英豪杰士都把自我的形体投入这条河里,即令碎成肉泥,也没有一声悲叹.他们的骨灰即使在胡雨夷风中也会散放着不朽的芳香. ,   因此,沈葆桢死了.他的城池留下来了,但是这座坚甲厚壁的城池纵大纵深.也比不过他生命中无可更变的城池。

  我一个人独坐在城垛上,眼见星辉掩映下的城池、古炮。

以及闪着夏虫与波光的护城河,竟久久不忍离去。

我感觉,我是愈入夜愈坐到沈葆桢波沸万顷的胸腹之中了,在宁静的长夜,我们或者最能窥见前人的胸怀吧!   月色你看久了,它洒在轻轻浅浅高高低低的景物上,仿佛响亮着断断续续的钟声,那不是月了,那是一口钟。

  月的微光你看久了,它在空中长长短短的散步.好像丝丝长鸣的笛声,那不是月了.那是一管笛。

  月亮的钟笛,千百年来就这样敲撞吹奏,让那些有威猛气概的豪雄壮士.可以和声地在历史上唱歌。

这些歌,词句已经退淡了,曲谱仍在.在另一个冷月如刀的夜晚,还要被以后的人喝起来.   浮天沧海远,万里眼申明,历史的歌声和月亮的钟笛慢慢的沉落.我坐在城垛下方写着“
亿载金城”
四字,却在清晨第一道哦光中渐渐鲜明。

名家散文

  其实,在生活里我们会看到很多姑婆,没有什么思想的作家,偏偏写着厚重苦涩的作品;
没有什么内容的画家,偏偏画着超级巨画;
经常不在家的政客商人,却有着非常巨大的家园。

下面是范文站我收集整理的名家散文精选300字,欢迎阅读。

  名家散文 篇1   分到最宝贵的妈妈   一位朋友从国外赶回来参加父亲的丧礼,因为他来得太迟,家产已经被兄弟分光了。

  朋友对我说:"
在我还没有回家以前,我的兄弟把家产都分光了,他们什么也没有留给我,分给我的只是我们唯一的妈妈。

"
  朋友说着说着,就在黑暗的房子里哭泣起来,朋友在国外事业有成,所以他不是为财产哭泣,而是为兄弟的情义伤心。

  我安慰朋友说:"
你能分到唯一的妈妈是最大的福气呀!在这个世界上,有很多很多人愿意舍弃所有的财富,只换回自己的妈妈都不可得呀!"
朋友听了,欢喜地笑了。

  我说:"
要是你的兄弟连唯一的妈妈也不留给你,你才是真的惨呢!"
  名家散文 篇2   海上的消息   在渔港的公园遇见一位老人,一边下棋,一边戴耳机随身听,使我感到好奇。

  与老人对奕的另一位老人告诉我,那老人正在收听海上的消息,了解风浪几级、阵风几级、风向如何等等,因为老人的儿孙正在远方的海上捕鱼;
而在更远的地方,一个台风正在形成。

  看着老人专注听风浪的神情,我深深地感动了,想想父母对待儿女,虽然儿女像风筝远扬了,父母的心总还绑在线上,在风中摇荡。

  从前,我听收音机不小心收到渔业气象,总是立刻转台,不觉得那有什么意义,现在才知道光是风浪几级,里面也有非常深刻的意义。

  离开老人的渔港很多年了,这些年偶尔路过渔港,就会浮起老人的脸;
偶尔收听到渔业气象,我会静心地听,想起老人那专注,充满关怀与爱的神情。

  我多么想把老人的脸容与神情描写给人知道,可惜的是,充满爱的脸是文字所难以形容的。

  爱,只能体会,难以描绘。

  名家散文 篇3   大和小   一位朋友谈到他亲戚的姑婆,一生从来没有穿过合脚的鞋子,常穿着巨大的鞋子走来走去。

  儿女晚辈如果问她,她就会说:"
大小双都是一样的价钱,为什么不买大双的呢?"
  每次我转述这个故事,总有一些人笑得岔了气。

  其实,在生活里我们会看到很多姑婆,没有什么思想的作家,偏偏写着厚重苦涩的作品;
没有什么内容的画家,偏偏画着超级巨画;
经常不在家的政客商人,却有着非常巨大的家园。

  许多人不断地追求巨大,其实只是被内在的贪欲推动着,就好像买了特大号的鞋子,忘了自己的脚一样。

  小有小的妙处,有时候却难以说得清,就好像故宫的国宝象牙球、翠玉白菜、肉形石,都小得超乎我们的想像。

  当然,不管买什么鞋子,合脚最重要;
不论追求什么,总要适可而止。

  名家散文 篇4   南蛮黄釉   买了一个日本陶壶,是柠檬完全熟透的那种温柔的黄。

  售价十分高昂,实在太喜欢柠檬黄,还是忍痛买了。

  回到家,拆包装纸的时候,才发现在颜色的说明写着"
南蛮黄釉"
,使我怔了一下,南蛮指的当然是中国了,因此也可以叫作"
中国黄釉"

  我想起,南蛮黄釉其实是和胡琴、胡瓜、番茄、番薯一样,只是一个名字。

  这使我因中国被称为南蛮的不快也为之减轻。

  在这个世界上,种族与种族间不免互相轻视,可是真正的美是不会被名字所淹没的。

  我把美浓陶艺家朱邦雄送我的一个黄色陶碗,拿来配这个日本的壶,不知道它们用的釉是不是相同,但都是非常美,非常正宗的黄。

  真正美丽的眼睛就是最好的釉,可以为生命上彩,无关于名字。

  名家散文 篇5   母亲最尊贵   我的学生说:老师,你别只描述你贵族的母亲,你也写一些世间平凡的妇人吧。

  你知道,有一些母亲没有美丽的面容,没有丝质的衣服,没有学识,没有地位,甚至没有娱乐,整天只有那无休无止的工作。

  跋涉在山间的小径上就如同跋涉在人间的长路上一样,有些很困苦的母亲,在走着很困苦的路呢。

  我回答他说:母亲有了你和你的弟妹,再困苦的路她也肯走。

  你怎么能用外表的一切来衡量母亲的心呢?你要知道,所有的母亲,都是这世间最尊贵的一种种族。

  名家散文 篇6   窗前的青春   青春有时候极为短暂,有时候却极为冗长。

  我很知道,因为,我也曾如你一般的年轻过。

  在教室的窗前,我也曾和你一样,凝视着四季都没有什么变化的校园,心里猜测着自己将来的多变化的命运。

  我也曾和你一样,以为,无论任何一种,都会比枯坐在教室里的命运要美丽多了。

  那时候的我,很奇怪老师为什么从来不来干涉,就任我一堂课一堂课地做着梦。

  今天,我才知道,原来,他也和今天的我一样,微笑着,从我们年轻饱满的脸上,在一次次地重读着那我们曾经经历过的青春呢。

  名家散文 篇7   白色山茶花   山茶又开了,那样洁白而又美丽的花朵,开了满树。

  每次,我都不能无视地走过一棵开花的树。

  那样洁白温润的花朵,从青绿的小芽儿开始,到越来越饱满,到慢慢地绽放;
从半圆,到将圆,到满圆。

  花开的时候,你如果肯仔细地去端详,你就能明白它所说的每一句话。

  就因为每一朵花只能开一次,所以,它就极为小心地绝不错一步,满树的花,就没有一朵开错了的。

  它们是那样慎重和认真地迎接着唯一的一次春天。

  所以,我每次走过一探开花的树,都不得不惊讶与屏息于生命的美丽。

  名家散文 篇8   幸 福   幸福的爱情都是一种模样,而不幸的爱情却各有各的成因,最常见的原因有两个:太早,或者,太迟。

  年轻的你,有足够的理由相信:你将会得到这世间最幸福的一份爱。

  所以,我也有足够的理由劝告你,要耐心地等待。

  不要太早地相信任何的甜言蜜语,不管那些话语是出于善意或是恶意,对你都没有丝毫的好处。

  果实要成熟了以后才会香甜,幸福也是一样。

  名家散文 篇9   理 想   我知道,我把这世界说得太理想化了。

  可是,我并没有错,如果没有理想,这世界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面貌呢?   理想,在实现以前,有很多名字,它们是:幻想、妄想、白日梦,和,不可能。

  可是,就是它,使得一个只能爬行的看鸭子的小男孩,变成了受众人崇敬的学者与勇者。

  也就是它,使得一个患病二十多年,只有小学学历的女孩写出那么多本喜悦和美丽的书。

  我们不能再找借口说他们的成功是因为"
得天独厚"
了。

  非承认不可的是:他们的成功是因为他们有理想,并且,坚信不移。

  名家散文 篇10   明 镜   假如你知道自己这样做并没有错的话,那么,你就继续地做下去,不要理会别人会怎样地讥笑你。

  相反的,假如你觉得事情有一点不对劲,那么,任凭周围的人如何纵容,如何引诱,你都要拒绝他们。

  因为,在你心里,一直有着一面非常清冽的镜子,时时刻刻地在注视着你。

  它知道,并且也非常爱惜你的清纯和正直。

  名家散文 篇11   想念   徐智慧   常常会无端地想念一些人。

  想起一些人时,总感觉自己的生命是切成一段段的,每一段都和一些人联在一起。

没有这些人,生命似乎也就苍白贫乏,没有着落。

但是也不单是朋友,一些不是朋友而不得不与他们发生联系的人,甚至一些憎恨的人,也常常要想起他们,所以,生命便可以分解成这样:一些被你所爱的人分去了;
一些被你恨的人分去了;
一些被你无所谓爱或恨的人分去了。

你的生命被这三种人分解去了。

你在漫长的'
岁月里想念他们,因此你觉得自己的生命实在而丰足。

  幽幽的想念不为人知,带着往昔的感情色彩,或爱或恨或浓或淡或长或短。

当你想念着一个人时,便觉得在极深极深的心底,有一些莫名的颤动,若隐若现,欲升还沉,你想紧紧地抓住他们,但是他们稍纵即逝。

  当你想念滑过你生命的那些人时,所有的爱憎都蒙上一层淡淡的晕光。

透过晕光,你再看他们,爱和憎都化做一种体验生命的深广的欣慰了。

  名家散文 篇12   平静   [美] 戴尔·卡耐基 ○效轩 译   我相信,我们内心的平静和我们在生活中所获得的快乐,并不在于我们身处何方,也不在于我们拥有什么,更不在于我们是怎样的一个人,而只在于我们的心灵所达到的境界。

在这里,外界的因素与此并无多大的关系。

  大约 300 年前,当弥尔顿双目失明后,他就发现了这一真理:“思想运用以及思想本身,能将地狱变为天堂,抑或将天堂变为地狱。

”   以拿破仑和海伦·凯勒的生平为例,就可以证明弥尔顿的话是何等的正确:拿破仑拥有了一般人梦寐以求的一切——荣耀、权力、财富等等,然而他却对圣海琳娜说:“在我的一生中,从来没有过快乐的日子。

”而海伦·凯勒是个又盲又聋又哑的残疾人,可她却说:“生活是多么美好啊!”   我活了 50 多岁,如果问我在生活中学到了什么的话,那么,我的回答就是:“除了你自己,没有任何人和任何事物可以给你带来平静。

”   名家散文 篇13   上帝只掌握一半   罗秋菊   自从你生下来的那一刹那起,你便注定要回去。

这中间的曲折磨难、顺畅欢乐便是你的命运。

命运总是与你一同存在,时时刻刻。

不要敬畏它的神秘,虽然有时它深不可测;
不要惧怕它的无常,虽然有时它来去无踪。

  不要因为命运的怪诞而俯首听命于它,任凭它的摆布。

等你年老的时候,回首往事,便会发觉,命运有一半在你手里,只有另一半才在上帝的手里。

你一生的全部便在于:运用你手里所拥有的去获取上帝所掌握的。

  你的努力越超常,你手里掌握的那一半便越庞大,你获得的便越丰硕。

在你彻底绝望的时候,别忘了自己拥有一半的命运;
在你得意忘形的时候,别忘了上帝手里还有一半的命运。

你一生的努力便是:用你自己的一半去获取上帝手中的一半。

  这便是命运的一生;
这便是一生的命运。

  名家散文 篇14   幸福的柴门   栖 云   假如通往幸福的门是一扇金碧辉煌的大门,我们没有理由停下脚步;
但是假如通往幸福的门是一扇朴素的简陋的甚至是寒酸的柴门,该当如何?我们千里迢迢而来,带着对幸福的憧憬、热望和孜孜不倦的追求,带着汗水、伤痕和一路的风尘,沧桑还没有洗却,眼泪还没有揩干,沾满泥泞的双足拾级而上,凝望着绝非梦想中的幸福的柴门,滚烫的心会陡然间冷却吗?失望会笼罩全身吗?   我决不会收回叩门的手。

岁月更迭,悲欢交织,命运的跌打,令我早已深深懂得什么是生命中最最值得珍惜的宝贝。

只要幸福住在里面,简陋的柴门又如何,朴素的茅屋又如何!幸福的笑容从没因身份的尊卑贵贱失去它明媚的光芒。

我跨越山川大漠,摸爬滚打寻求的是幸福本身,而不是幸福座前的金樽、手中的宝杖。

幸福比金子还珍贵,这是生活教会我的真理。

  名家散文 篇15   吃茶的方法   林清玄   我时常一个人坐着喝茶,同一泡茶,在第一泡时苦涩,第二泡甘香,第三泡浓沉,第四泡清冽,第五泡清淡,再好的茶,过了第五泡就失去味道了。

这泡茶的过程令我想起人生,青涩的年少,香醇的青春,沉重的中年,回香的壮年,以及愈走愈淡、逐渐失去人生之味的老年。

  我也时常与人对饮,最好的对饮是什么话都不说,只是轻轻地品茶;
次好的是三言两语,再次好的是五言八句,说着生活的近事;
末好的是九嘴十舌,言不及义;
最坏的是乱说一通,道别人是非。

  与人对饮时常令我想起,生命的境界确是超越言句的,在有情的心灵中不需要说话,也可以互相印证。

喝茶中有水深波静、流水喧喧、花红柳绿、众鸟喧哗、车水马龙种种境界。

  我最喜欢的喝茶,是在寒风冷肃的冬季,夜深到众音沉默之际,独自在清静中品茗,一饮而净,两手握着已空的杯子,还感觉到茶在杯中的热度,热,迅速地传到心底。

  犹如人生苍凉历尽之后,中夜观心,看见,并且感觉,少年时沸腾的热血,仍在心口。

  名家散文 篇16   《一只小鸟》   冰心   偶记前天在庭树下看见的一件事有一只小鸟,它的巢搭在最高的枝子上,它的毛羽还未曾丰满,不能远飞;
每日只在巢里啁啾着,和两只老鸟说着话儿,   它们都觉得非常的快乐。

  这一天早晨,它醒了。

那两只老鸟都觅食去了。

它探出头来一望,看见那灿烂的阳光,葱绿的树木,大地上一片的好景致;
它的小脑子里忽然充满了新意,抖刷抖刷翎毛,飞到枝子上,放出那赞美“自然”的歌声来。

它的声音里满含着清—轻—和—美,唱的时候,好像“自然”也含笑着倾听一般。

树下有许多的小孩子,听见了那歌声,都抬起头来望着─—这小鸟天天出来歌唱,小孩子们也天天来听它,最后他们便想捉住它。

  它又出来了!它正要发声,忽然嗤的一声,一个弹子从下面射来,它一翻身从树上跌下去。

斜刺里两只老鸟箭也似的飞来,接住了它,衔上巢去。

它的血从树隙里一滴一滴的落到地上来。

  从此那歌声便消歇了。

那些孩子想要仰望着它,听它的歌声,却不能了。

  名家散文 篇17   生命之树也有落叶   李含冰   人生,是要走过生命的四季的。

  当秋寒袭来的时候,树木自知无法抗争,便抖落了叶片,用一身硬骨迎击风霜。

那是一种暂时的退却,是一种承受,是一种力的积蓄,一种耐心的等待,一种更有希望的选择,而绝不是最后的结局。

一旦时机成熟,便迅速萌发了新叶,用全力拥抱春色。

于是,生命之树充满了绿意。

  一位著名的企业家到一所大学作报告,有的大学生向他询问事业有成的"
秘诀"

他说:我没有成功的"
秘诀"
,只有战胜失败的感受。

失败一次不等于一生都失败,但往往在多次失败之后才可能拥有一次成功。

每战胜一次失败,就与成功更近了一步...   当一个人的生命之树有了落叶时,要告诫自己:失去的只是昨日,绿意已不再遥远。

失意时不必凄凄然自轻自弃;
得意时也不必傲然目空一切。

有生有落,有枯有荣,这是人生的一个规律。

  善于承受沉重,就像善于接受成功一样,都是生命的最佳支点。

  名家散文 篇18   《病榻呓语》   冰心   忽然一觉醒来,窗外还是沉黑的,只有一盏高悬的路灯,在远处爆发着无数刺眼的光线!   我的飞扬的心灵,又落进了痛楚的躯壳。

  我忽然想起老子的几句话:吾有大患,及吾有身;
及吾无身,吾有何患。

  这时我感觉到了躯壳给人类的痛苦。

而且人类也有精神上的痛苦:大之如国忧家难,生离死别……小之如伤春悲秋……   宇宙内的万物,都是无情的:日月经天,江河行地,春往秋来,花开花落,都是遵循着大自然的规律。

只在世界上有了人——万物之灵的人,才会拿自己的感情,赋予在无情的万物身上!什么"
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"
这种句子,古今中外,不知有千千万万。

总之,只因有了有思想、有情感的人,便有了悲欢离合,便有了"
战争与和平"
,便有了"
爱和死是永恒的主题"
.   我羡慕那些没有人类的星球!   我清醒了。

  我从高烧中醒了过来,睁开眼看到了床边守护着我的亲人的宽慰欢喜的笑脸。

侧过头来看见了床边桌上摆着许多瓶花:玫瑰、菊花、仙客来、马蹄莲……旁边还堆着许多慰问的信……我又落进了爱和花的世界——这世界上还是有人类才好!   名家散文 篇19   《圈儿》   冰心   《印度哲学概论》至:“太子作狮子吼:‘我若不断生、老、病、死、优悲、苦恼,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要不还此。

’”有感而作。

我刚刚出了世,已经有了一个漆黑严密的圈儿,远远的罩定我,但是我不觉得。

渐的我往外发展,就觉得有它限制阻抑着,并且它似乎也往里收缩─—好害怕啊!圈子里只有黑暗,苦恼悲伤。

  它往里收缩一点,我便起来沿着边儿奔走呼号一回。

结果呢?它依旧严严密密的罩定我,我也只有屏声静气的,站在当中,不能再动。

  它又往里收缩一点,我又起来沿着边儿奔走呼号一回;
回数多了,我也疲乏了,─—圈儿啊!难道我至终不能抵抗你?永远幽囚在这里面么?   起来!忍耐!努力!   呀!严密的圈儿,终竟裂了一缝。

─—往外看时,圈子外只有光明,快乐,自由。

─—只要我能跳出圈儿外!   前途有了希望了,我不是永远不能抵抗它,我不至于永远幽囚在这里面了。

努力!忍耐!看我劈开了这苦恼悲伤,跳出圈儿外!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